Clients and Solutions

新闻排行

探索“灵魂”;灵魂不可能是物质的人死后不会有灵魂。

2017-09-18 18:45

  (原)标题:人死后也许是这样的(本人观点) 作者:闲来没事 于 2008-02-18 20:15:41.0 发表 来自:新华网*科技论坛

  我想,人,活着是复杂的,不论是思维还是心思,千头万绪,交织在一起,就结成了网,就算人死了,交织在一起的网,也不会那么容易散,我想那就是灵魂.

  我想人死后 “灵魂”后自己飞到中......我认为这就是人死后的样子,闲我墨迹的看这吧!

  两种说法: 一,是有限的,中有其他生命星球,人死后。“灵魂”会跑到其他星球,在其他星球的生命上落根!

  二,是无限的,无限的中有许多象我们所说的“” 在这个无限的中,时间也是不一的,“灵魂”会超越时空,跑到另一个中,落地生根!

  这只是本人的想法,突然的想法,同意的请举手,一起讨论,不同意的请按×。谢谢

  1.“人死后喝了孟婆汤,然后”。既然人的长生不老的美好梦想不可能实现,就让人的灵魂去也能够满足很大一部分人的心愿,我看这个谎言应该有利于健康。

  2.“人死后灵魂,继续存在与另一个生命体内”。的主体是灵魂,而不是;因为灵魂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画鬼容易画狗难,灵魂反正不可能物质性的存在,想怎么说多可以,也容易人,只要不去害人随你怎么说也没关系;只要不让的鬼怪出来人,如果是善意的神仙来关爱,我看这种属于善意的撒谎并没有什么危害。但有一部分(不是全部)的对于人类社会是有危害的,就应该。只属于非科学,不是,在科学定律之中的错误科学才是线.“人死如灯灭”,是说:人死就如油尽灯枯,生命的灵光将不再存在,归于灰寂。灯是一吹就灭,人的一口气接不上来就死,从耀眼中黯淡失色,只不过是瞬间的事情。现代医学的临床观察,人死时呼吸停止,瞳孔散大,脉搏消失,体温冰凉,新陈代谢功能完全。这当然也包括大脑的活能,一切的梦景都会彻底完全的终止;人体物质来自于自然资源,最终必定回归于大自然。

  4.据说“有科学家在实验室发现在孕妇分娩之前有一股奇特的白烟冲进孕妇的腹部”,这种研究说是证明了人类有灵魂,其实灵魂只是生命的程序,灵魂应该是无色、无形、无味,灵魂全无任何的物理量度。

  5.东方110记者杜鹏曾经在03年7月底说:“据可靠性资料,美国科学家做过特殊的实验,把一名即将咽气的患者移放到一架非常灵敏的天平称上,病人在死去的一瞬间,天平称指针发生了偏移,失去了好多克的重量,这说明灵魂离开了死者,也证明人是有灵魂的”。崇洋又权威科学家的记者杜鹏就是据此认定人的生命中有灵魂。而我作为“反科学的”嫌疑犯,我濮青松却不相信人有灵魂。我认为:人在临死前最后一刻只呼而不再吸入气,或者说呼出的气多而吸入的气少同样会少量的失重。

  6.“善有,恶有,不是不报,时机未到,如这世不报,也会报,时间一到,统统要报”;“做善事者堂,做者下”,我认定这种多是的虚假的,虽然有些事明不是一定的,但也可以说多数是附合的,这两条古语俗话长期以来对人类心理上有着威慑的作用,所以在心理学上“”也应该是科学的。我认为,在教中大多内容属于善意的,但在教内容中也有着少量的科学成份。

  7.人们还常听说:“有的时候,生来第一次见到的人或地方,却觉得很熟悉,好象曾经在前世就见过似的”,以此来说明人有灵魂,人死后灵魂不会死,灵魂不灭,还能灵魂游离附体永远在循环中再生。其实不然,这个“曾经”不是指“前世”,只是曾经在梦中存在过相似的情景而已。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千奇百怪的画面多可能在梦中出现,只要人还活着大脑就不会完全休息,做梦就是证明大脑的一部分还在活动,其实我们每一天多会做梦的,只是绝大多数梦我们第二天起来时就已经忘记,其实人脑也有储存功能,不是完全忘记应是暂时性的回忆不起来,一旦在以后的生活中遇到相近似的景象,人脑就会象电脑那样大多还能搜索出来。

  8、民间传说,人在临死前会有“鬼压床”,其实人在睡眠时的迷糊状态下,是可能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人或物;也可以听到别人听不到的音乐等噪音;人感到浑身无力,四肢动弹不得,还会感到腿部和膝盖也无力。这些情况无论单独出现或者伴随出现,多与所谓的鬼怪无关,这些症状只说明人会做梦,人还会做,极大多数会过来,当然也有万一严重性不再醒来的死亡。

  9、有一个不死的人回忆说:“发现自己站在了体外的某一处观察着自己的躯壳,他自己脱离了身体,独自处在一个空间中,仿佛自己是一片羽毛,轻轻在漂”。许多人圴以为自己从来没有临死的经验,就相信灵魂可以脱体。我们不必要怀疑那个人是否说了假话,就算他真有过这种临死的感受,他如果那次不能生回呢?当然就死了,所以他的回忆反而证明了我濮青松认为的“人死如睡”的科学道理。这里不说梦游,每一个人都在睡梦中出去玩过,而这时你的身体躯壳并没有离开过家的睡床。睡是一种假死,因为睡眠中大脑并没有全部休息,真死是在昏迷或者睡眠中会在糊涂中完全停止梦景不再醒来,灵魂不具有物质性,灵魂也就不可能真的出游。

  我认为,人死后如昏晕、如熟睡。区别只在于昏晕、熟睡多是假死,因为昏晕、熟睡圴还能够醒过来;而真死就是昏晕、睡着后不再醒过来而已,所谓人死不能复生,就是说人昏晕、睡着后不再醒来罢了。可见人死并不,人死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人死如同猫死、虫死、蚂蚁的死没什么特殊性。

  究竟有没有灵魂?雷元星老师在《人类大揭秘》的书中地说道:“灵魂同样由不同元素构成,这些元素同电脑中的运算单元一样,构成一条完整的生命程序,每一个生命体都按照这条特定程序走完由生到死的时间过程”。总结起来说:灵魂就是由不同元素构成的生命程序。

  人如同一部电脑,电脑有它的特定程序,每一个人都有人的不同特定程序谓之灵魂。程序不具有物质性,人的生命程序_____灵魂同样不是物质,所以不是物质的灵魂应该是看不见的,不是物质的灵魂也是不会游动的。电脑由先天的质料制作,电脑由后天性加载储藏着特定程序,再可以打字、发贴、学习、看影视、听音乐、发收邮件等;人通过先天决定性别与长像,人通过后天对周围事物的接触和社会活动中提高身心素质、储存知识、更新意识、树立奋斗目标,形成习惯性格,综合起来还会决定命运。人的不同素质、知识、意识、目标、习惯、性格等,多是人的生命程序组成灵魂的元素。每一个人所具有灵魂的元素,多是生不能带来,死只能带走,死后不可能转让的生命程序之灵魂。

  (闲来没事)的网友要让灵魂不死“落地生根”,是多数人的正常心愿。尽管事实并不能够如人们的心愿所期望,但这灵魂不灭能游离附体永远在中循环再生,毕竟是人们正常的美好心愿和园满梦想,真科学也不应该掐杀美丽的非科学梦想。只要人类存在着期望,只要人类存在着幻想,灵魂总会死灰复燃,灵魂之说也就永远不可能被真科学消灭干净。教之中大多数科学的,我的意思是说:教内容大多物理科学,但教内容大多数附合心理科学。

  人也是动物,人类只是最高级的动物,人类的高贵只在于是我们人类征服了这个地球世界,人类的生命与其它动物生命相比之下没有什么特殊性。如果人类真有灵魂那么其它的生物也同样有灵魂,古语说:皆有灵,人畜有灵,草木有灵,土石有灵。假如有灵,人就是的最大;人不应该,人不应该采收瓜果、人不应该刀切生菜,人不应该吃喝有灵的,人就无法生活。

  生和死,只是一种从状态转变到昏晕睡眠的状态,是从中变成头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一了百了。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几乎每一天多会在晚上睡死过去,到第二天早晨又能苏醒活回来。之所以人们多没有那种死去又活回来的感受和感觉与,仅仅是你在睡前知道第二天一定能够过来可以起身,才不会有任何恐惧心理。而在医院你在照顾病危的亲人时,如果连续呼叫病人三声不醒的话,你的心情就会一下子沉重恐慌起来。病危者自己也大多担心睡眠之后是否还能够苏醒过来。

  死亡并不是很神秘,在生物学上,生物的死亡只不过是细胞必然性要老化死亡的过程,众所周知,正常细胞是不能够无限性的,当细胞到一定的程度时就必然会慢慢老化,宏观上表现为变老死亡。可见人老死时神经细胞已经死亡,无神经就不会有感觉,所以说人老死时应该没有什么样的感觉。这种无病老死叫做:善终。我奶奶从小跟她的哥哥一起练武术,她会中医还会裁缝,1994年93岁的奶奶就是善终的,记得奶奶善终前连一点毛病也没有,还在善终前的半年左右回光返照,从满头的白发中长出了不少黑发,并还长出了两棵新牙。

  当然,大多数人在死亡时带有这样那样的疾病,那么他们在死之时是否一定很痛苦呢?我认为每一个人或者每一个动物,在临死时的那几秒钟一定在肉感上不会有痛的感觉。人被蛇咬或者刀伤时,起先的感觉应该是发麻,一成后再是疼痛,然后又会变得再昏迷过去,在昏迷中不会觉得痛,如果不再苏醒过来就是死了,死了就更谈不上痛了,只有过来时才会觉得痛。如果人被一下子至死,除了起初的外还来不及感到疼痛就死了。在杀鸡宰鱼时,把鸡与鱼的头部一下子分离,鸡头、鱼头、鸡身、鱼身圴会动弹一会儿,其实它的大脑立即因失血缺氧而昏迷不醒,疼痛神经系统也立刻,这种动弹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筋脉收缩的原因。痛苦只存在于死不了又活不成之中,真正的痛苦不在肉感而在心理因素,越是怕死的就越痛苦。在救人时要按人中穴或者针刺神经,可见痛可以使人。

  人只有在、糊涂、熟睡、昏晕中才能死去,人在时刻不会死,人在的那几秒钟也不会入睡,人也只有在糊涂中才能入睡。可以做个实验,躺在床上从1起按顺序数自然数,没有人能够知道自己是数到确切的多少数字才入睡的。记得上小学时有些同学午觉睡不着,钟老师就让我们在心中默默无声地数数字,从1起数自然数:1、2、3、,100、101、102,我越数脑子越更加睡不着。好多天后我换一种数法一会儿就入睡了。1、2、1、2、1、2、1、2、1、2、1、2、11、2、1、2、1、2~~。其实对待失眠要有正确态度,心要静,不要乱想,不能按顺序数数字,不能回忆往事,不能有意识地保持或者放弃某种;要顺其自然,要泰然随意自如。这种默数:1、2、1、2、12、1、2,或者默数:1、1、1、1、1、1、1,的办法可以最快地消除,迅速达到、糊涂的状态从而入睡。

  如果人死后一定要让人的灵魂留下的话,我想:人死后是可以把灵魂留下来的。记得我小娘舅倪友才在临终前期说得好:“人的一身就如过眼云烟来去匆匆,人到晚年我想的不是曾经拥有过什么,而是在我走后能够留下什么真正有价值的有用的东西,让更多的人可以受用。我从不以权谋私,没有给子女后辈留下物质财富,我认为财富比物质财富更有长效,所以在退休后病重的5年中我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山上下来的故事》,有关资料是我在检察院工作中收集整理的,只希望对帮助教育失足青年有功效。”舅舅还关心我在科学上反伪求真的大业,说可以介绍他的朋友中国作家协会庄家新帮助我也出书。可是,我已经了解到,舅舅的书是在满足庄先生不合理条件下才出版的,工本费用一般不足三分之一,定价26元8角的书让我舅舅自费每册10元这不算过份;庄先生帮助我舅舅作部分修改和编辑并删除原文稿的约15%也是可以的,可是书出版后发现,倪友才单独写5年的书成了两人合著的,并且庄家新在前面成了第一作者,真正的作者倪友才排在后面反而是第二作者。不过我舅舅说无所谓,没有庄先生的帮助就出版不了书。但我濮青松写的文章虽然对不,对于科学权威来说可能真是、反科学的,我怎么也不会让庄先生“合著”受。

  探索灵魂必然要研究灵魂在人死后的去向,病危中的人,面临着死亡的人更加担心自己灵魂的去向,唯物主义者会悲观长叹,一了百了,一切都将不再存在,因为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能有一次。主义者在思考自己做的许多好事,是否能低耗掉做的几件坏事,希望自己的灵魂有一个好的归宿,极大多数的教信徒象吃了定心丸,比较镇定乐观。母亲突然因脑中风瘫痪不起,重病中母亲有了忧虑的情绪,加上因我办科学擂台赛被东方110冲击后,支持“黑科学”我仍旧我行我素,母亲总是为我担心怕再会出事,我的倔强不听劝也使母亲的病情加重。我家化数万元让母亲住医院治病,在医生告知病危后,我大姐又用给母亲医治也不见效。

  虽然我确认的外气不会有物质性的存在,与教多是以心理暗示为主,因为讲究意识与,一定具有养生健体和治病救人的医学价值,治疗有特效。1993年我介绍大姐到长宁区一起学,因姓余的女朋友跟着去使我不能静心,并且我早就学过不少的魔术表演与武术技巧,师们的所谓功能我大多也会,所以我只去过几次的十几分钟多较早离开。我大姐学练几个月后,在不吃药不打针的情况下,十多年的几种毛病全部好了康复了。

  后来有一帮信的来游说母亲与他们一样信所谓的“神”,说什么“只有才能使重病减轻,轻病康复”。重病乱投医,试一试总比不试好。并且我认为“”的教应该与一样确实有心理疗效。信的那些人说,是唯一的真神,要我母亲放弃原来信的与灶神爷,也不许再信,让我的是他们象那样除了我为母亲买的像外,凡是有中国龙的书画和物体也要掉,并到处乱贴红纸张的“十”字,为了让母亲顺心我不敢发作。重病约半年后我母亲还是病故了,但母亲走前心态已经变得平和了,母亲是带着微笑去上他们的天堂的,尽管这天堂与都不可能真的存在,但人在临死的时候带着美好的堂愿望,总比不信邪害怕死后要被烧成灰烬的恐惧心理强百倍。

  后来我赞扬了那些信的人,我玩笑地说他们“个个多是活雷峰”,因为信不象学那样要收费,据我了解他们也确实用“”的方式“治”好了不少不疑的心诚者之病。因他们能够连续约130多天,按时来到我母亲病床前屈膝唱圣经的诗歌为我母亲,父亲被所以已经加入到信行列。有个六灶湾村的教者,他见我不再反对信还夸他们,就劝说我入伙也去,我就说:“我虽然认为劝人的教有益于人类社会的需要,但我不打算任何的教”。他就说我科学,我说:“我不仅不科学,还常常怀疑科学”,我的怀疑一切是一种科学,在探索科学和怀疑科学中科学,科学需要“实事求事”的科学求真。

  真要我要等我晚年临死前,有可能会去寻找一种自骗自的安慰。据说脑中风是一种会遗传的病,母亲因脑中风病故,我小姐姐也已经患中风病,我已经有高血压自己固估计距离中风还约5至15年,虽然我不反对还支持,但我自己不可能做到象绵羊那样练好功,只因我怀疑一切比野山羊还野性是不能够被训服的。信者灵,不信者不灵,是附合心理学上的科学依据的,不能完全诚和的我,教和对于野性倔强的我就不会有明显疗效,到时也许只有中医药才能救治我。

  人是需要有一些寄托,人也应该有一点儿,我现在最大乐趣是探索与科学有关的话题。到我的生命将要终结的晚年,我可能也难以找到某种适合我去的教,其实只要你能有100%的诚信,你信任何事物多有效果。如果说因创造了一切,是唯一的真神,那末这又是谁创造的?如果说中最早的原有才是真正的,那末这就是时间,那末这就是空间,那末这是指一切物质元素。所以世界上如果真有神,一定不是唯一的神,要么根本没有什么神,要么有太多的神,只要你认为有效的全部多是真神。有一个老大娘病重没钱看病,吃了她女婿从边疆知青连队邮寄来的“野山人参”病马上好了,20多年后老大娘听外孙女说当年爸爸根本没钱买人参,是把象似人参的棉花根装入拾来的人参纸盒再邮寄的,老大娘一气之下立时3天后就病死;这事说明当年老大娘完全是心理作用引起的身心修复才病好的,知道后又因心理因素一下子受剌击气死。师说他每晚9点会按时给你治病,只要你不疑连续3个月你能按时接收大师的功,你的病真的会有所好转甚至完全康复,只是你不知道那师在你接功开始的第5天就因车祸死了,并且据大师的妻子说他在死前的5天中也没有给任何人,而是每晚8至10点在家看电视连续剧;师傅没有真的给你,而你却每天按时在接师傅的功,并且你的病真的好了,这就是暗示,,治疗的功效,这种功效确实是上的心理暗示起到治病的疗效。同样道理那些非常教的病人,按巫婆神汉之意每天吃一点儿的香灰,许多人不久毛病也好转康复了,其实这香灰不可能治病,能治病的是你产生了信的,的意志力使你的生命体运转修复的巨大能量。

  信什么多可以,只要全心全意地诚信,就有益于暗示、、适应、治疗、修复、消除病患、恢复健康。据雷元星教授在“生命的本质”中说:生命本身就能繁殖或叫做自复制,生长或叫做自组织,或叫做自应变的能力。既然信什么多一样,我是一个中国人就不必要去信的教,我可以明月,在月光下想象月亮在不断地给我送来力量;我可以中国的,除妖降魔,养生健体;我可以中国的龙,唯龙独尊,龙是一切的克星;或者我干脆太阳神,晚年时冬季我要每天坐到太阳神之下晒太阳,夏天时每天傍晚去看太阳西下的,生长靠太阳,太阳光可以发电,还可以杀菌等。在《黄帝内经》中有夏天要夜卧早起,无厌于日,冬天要早睡晚起,必待日光等论说。清代医药家赵学敏在《本草纲目拾遗》中专门列了“太阳火”一节来论述日光浴的作用,说能除湿止寒僻,舒;疤冷以体曝之,则血和而病去。在《列子》一书中说:每年冬去春来之时自曝天日,可以延年益寿。

  曾经听一个朋友开玩笑地说:“如果你真的珍爱生命,晚年就到我们山区农村去过,那里山清水秀空气新鲜,最主要老死后不必被火化,你可以睡棺材,去山村死才是你明智的选择”。是有不少人以为,火化了灵魂就不能了。我却有相反的看法,只有死者被火化才能生成一缕青烟,青烟的升空才能表明死后归天了,人们梦想不灭的灵魂也可向着太阳飞越而去,然后化为一丝阳光,照到那里那里亮,灵魂再可以寄生,虽然这科学的设想,但总管也算是人生的一大美事。

  濮青松 2008年2月23日于(新华网*科技论坛)解答(人死后也许是这样的)

Technical Support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