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ents and Solutions

新闻排行

一入乐视深似海 踩雷基金和“坑底”投资者何去何从

2018-03-27 17:59

  2月23日,“接盘侠”孙宏斌正式掌舵下的乐视网(行情300104,诊股)在郊区云泽山庄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多个议案进行表决。

  这是1月24日乐视网复牌后的首场股东大会,不少投资者把扭转命运的希望寄托于本次大会。

  尽管董事长孙宏斌并未出席,现场利好消息也不多,但乐视网当天股价却延续了前一日的大涨格局。

  那么,到底是谁在搅动乐视的股价?踩雷基金和“坑底”的投资者们又该何去何从?

  按计划,乐视网股东大会审议了六项议案,已经亏了90亿元的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并未出席此次临时股东大会。虽然现场实质上的利好消息并不多,但乐视网股价却继前一日涨停后,继续大涨。临近尾盘才打开涨停板,最终报收5.29元,涨8.85%,成交额达30.31亿元,换手率达19.16%。

  尽管深交所对乐视网股票的交易情况进行了重点,上市公司和交易所也警示股价具有下行风险,但仍有“胆大”的资金不断涌入,其中不仅包括逐利的市场游资,还有不少散户投资者。

  财新网报道称,仅复牌后的13个交易日内,乐视网的股东人数已较复牌前增加了81.6%。

  1月24日复牌前,乐视网自然人股东人数为18.5万人,但截至2月9日,公司自然人股东数量已上升至33.6万人!

  2月8日以来,乐视网成交量明显放大,当天起有2.13亿股限售股解禁上市流通,这些股份是此前参与乐视网定增的中邮创业基金、嘉实基金、财通基金以及“牛散”章建平所持股份。解禁的定增股份此前屡次被提及,因为它们是在乐视网资金链危机爆发前三个月的2016年8月实行非公开增发的。此外,基金四季报显示共有60只基金持有乐视网股份。

  乐视网股价报复性反弹,有人认为是牛散章建平自救的结果,那么,有了一个章建平,会不会有栽了跟头心有不甘的机构投资者?

  交易所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2月8日,中泰证券三八中营业部买入净额为13556.28万元;2月9日,银河证券厦门美湖营业部净买入21511.90万元;2月22日,中信证券(行情600030,诊股)上海分公司净买入14142.39万元,东吴证券(行情601555,诊股)(苏州西北街营业部净卖出1236.77万元。2月23日,中泰证券三八中营业部净卖出15933.74万元;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买入15336.03万元,又卖出15874.81万元;东吴证券苏州西北街营业部买入3768.04万元,还卖出了3906.96万元。

  数据显示,1月24日到2月23日,龙虎榜中机构专用席位合计卖出乐视网2.44亿元,无一笔买入金额,机构主要集中在2月8日卖出,合计2.06亿元;若按当日均价4.81元粗略计算,机构席位当日卖出数量约4293.58万股。2月8日后无机构席位交易产生,或与监管机构窗口指导相符。

  此前有报道称,乐视网内部正在研究制定重整方案。接近融创集团高层的人士称,至少需要三个月,乐视网才能落定。此外,由于贾跃亭质押的25%股权早已跌破平仓线,未来乐视网的股份可能比较分散。

  不过,乐视网于2月22日发布公告称,关于所提到的“重整方案”,截至目前,公司未形成任何实质性的方案及意向,后续相关信息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在股东大会现场,有投资者提问,“目前贾跃亭的股权质押是否存在平仓风险,目前股价是否达到了平仓线?”公司董秘赵凯表示,目前与贾跃亭本人及其在国内的代理人沟通十分畅通,目前尚未达到乐视网需要进行披露的阶段。如果出现需要披露的情况,乐视网会及时进行披露。

  息显示,目前贾跃亭持有乐视网25.67%的股份,但几乎已全部质押给金融机构。贾跃亭股权质押存在因无法及时追加而被相关机构处置的风险,从而可能导致乐视网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因此,目前持有乐视网8.56%股权的融创有可能晋升为第一大股东。

  在被问及“上市公司或融创后续有没有资源来支持公司发展”这一问题时,乐视网总经理刘淑青表示,“我们目前还是急需解决资金问题,其他资源也不断地在匹配,我们已经做了相关公告。”

  刘淑青还表示,目前来说公司主要的问题确实是关联交易账款巨大,目前在与关联方密切沟通,但并没有实质进展。

  1月24日,停牌长达9个多月的乐视网在A股市场复牌。复牌前诸多持有乐视网的公募基金下调其估值。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4家基金公司下调了对乐视网的估值,其中最低价已被调整至3.90元。如此低的估值,相当于停牌前15.33元经历13个跌停板后,才能达到基金公司的估值价位3.9元。

  如预期一样,复盘后,乐视网股价连续多日跌停,直至2月8日,才打开跌停板翻红。而截至2月7日以跌停收盘时,乐视网每股报收4.82元,公司总市值只剩下192亿元,复牌以来市值已蒸发约420亿元。而在2015年5月,乐视网市值一度达到1526亿元。

  1月30日,乐视网发布2017年度预亏公告,预计亏损约116亿元。这一结果让很多交易员几乎看不到任何生机。

  为何乐视网会瞬间复活?市场对目前乐视网的股价与价值之间的关系如何判断?谁是接盘侠?又是哪类机构资金或游资在入局,是看好其新价值,还是新一轮的炒作?

  有市场人士称,如果说创办乐视网并将其发展壮大的贾跃亭是乐视网的上半场;那么,从投资者成为掌舵者,并试图展开乐视网行动的孙宏斌时代,则是乐视网的下半场。除却游资炒作,此番搅动乐视网股价的接盘者,肯定不乏有看好孙宏斌后续举措者。

  然而,知名财经评论人士叶檀认为,乐视网的品牌、渠道、资产等都受到了性打击,债务问题始终难以解决,始终没有摆脱破产和退市的阴影,投资者能否抄底,要看自己能承受的最大损失和乐视股价的最大跌幅。她此前预测,按照市场给乐视网的估值1.62倍PB,乐视网的合理估值应该在2.7元/股,如今涨至5.29元/股,抄底者风险可想而知。她认为,乐视网最主要的风险是其IPO造假似乎是“实锤”,这可能最终导致乐视退市。

  抄底者也许是冲着孙宏斌可能重组乐视而去的。但有报道称,介入乐视后,孙宏斌或许才发现,乐视的现实远比梦想。按照早期计划,孙宏斌试图将乐视网和乐视非上市公司进行切割。当时的构想是乐视体系分上市公司乐视网、非上市公司和乐视汽车三部分。

  痛苦的是,接盘后,乐视体系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一体化”,处于一种“快刀也斩不断乱麻”的状态。以乐视致新为例,乐视超级电视的生产归属于上市公司体系乐视致新,但销售却归属于非上市公司体系乐帕(LePar)。也就是说,乐视致新每销售一台乐视超级电视,回款先经过乐帕再转给乐视致新。而乐帕所属的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本身又为乐视移动(即乐视手机业务)做了许多债务。 这导致的结果是,非上市公司所欠乐视网的应收账款“明摆在那里,却迟迟还不上”。

Technical Support

网站统计